过去这个黄金周,20多个一线城市和 - bisheng
bisheng

    过去这个黄金周,20多个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密集出台收紧政策,让外界惊呼“楼市要变天了”,但在专家看来,目前楼市调控仍没有走出“打摆子”式的循环。  10月10日,第十三届中国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高峰论坛在广州召开,与会的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的联合专访时说,目前的楼市调控仍是治标而非治本,未来要治本就必须建立起包括房产税制度、住房制度、土地制度等制度框架。  “我有一个评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打摆子式’的。”贾康说,前一段时间大家还担心“冰火两重天”,“冰”这边的压力太大,好多三四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去库存压力那么大,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迅速发生转变,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房价快速上涨,逼得各地政府不断推出各种限购限贷措施。  贾康说,这种“打摆子”式的表现,再次说明过去这么多年的多轮调控主要是治标,而非有效治本。  那么怎么治本呢?“这就不是简单的政策调节。”贾康说,光讲楼市政策的话,放宽主要就是取消限购限贷,收紧就是恢复限购限贷。但光靠这个明显不够用。而治本就是要建立起制度框架,包括土地制度、投融资制度、住房制度,以及税收制度。  “房地产税不是可以像定海神针一招决定全局,但是它是制度建设中的一个必选项。税不是万能的,但该推进的时候你不推进就不行。”贾康说,此次中国房地产市场火爆给社会带来的阵痛和焦虑再次印证了治本需要在改革这个方向上攻坚克难。也就是要凝聚共识,加快房地产税立法推进改革,  他说,房地产税应该把与房地产有关所有的税费放在一起做一个系统的优化。而且必须得到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投融资制度改革的配套呼应。“这个过程中,必须要让人人讨厌的房地产税从无到有,你虽然讨厌他,但是从大局出发,长远出发,房地产税还是必须要有。放眼看去,世界上稍微现代的经济体,都建立起了住房保有环节的税收制度,中国这个坎迟早要过的,那么早一点考虑,争取不那么滞后,这也是一个应有的选择。”  房价过快上涨带来的一大焦虑是,很多人都炒房子去了,而不是安心做实业。对此,贾康说,这确实是目前大家很焦虑的问题,实际上,有一些地方政府很焦虑。“比如珠海,除了地王,面粉比面包贵,他们就很担心。本来珠海想发展好实业,但大家都炒房去了,谁还来发展实业?”  “所以光治标不解决问题,还得治本,治本才能改变大家的预期,让做实业的确实觉得有希望得市场的回报,而不是一股脑的去炒房。”贾康说。  本轮楼市发展的一大特点是,在一线城市和部分热点二线城市、环一线城市地区上涨的同时,广大三四五线城市及弱二线城市仍然处于持续低迷的状态,部分三四线城市由于人口外流,房价仍在持续下跌。这种格局之下,未来来自小城市和农村的青年要想在大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居所将可能变得越来越难。  对此,贾康认为,年轻人前途并不一定要到大城市去。以后年轻人需要在两个方面做药权衡,一方面,未来他们选择城市可能会更加理性考虑,即到底是在一线城市发展不得不承受那么高的房价,还是到三四线城市发展,可以比较从容的买个100平米的商品房居住。目前楼市调控存在治标不治本的问题,但即使治本了之后,仍然会存在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明显高于三四线的情况。  贾康说,另外一个权衡就是,假如年轻人下决心在一二线大城市城市发展,能否降低一个目标,比如我30岁以前不买房、而是租房,等到以后有条件再买呢?

    贾康: 房产税应是必选项 地方也在担忧高房价

    贾康: 房产税应是必选项 地方也在担忧高房价

    贾康: 房产税应是必选项 地方也在担忧高房价

    过去这个黄金周,20多个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密集出台收紧政策,让外界惊呼“楼市要变天了”,但在专家看来,目前楼市调控仍没有走出“打摆子”式的循环。  10月10日,第十三届中国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高峰论坛在广州召开,与会的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的联合专访时说,目前的楼市调控仍是治标而非治本,未来要治本就必须建立起包括房产税制度、住房制度、土地制度等制度框架。  “我有一个评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打摆子式’的。”贾康说,前一段时间大家还担心“冰火两重天”,“冰”这边的压力太大,好多三四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去库存压力那么大,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迅速发生转变,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房价快速上涨,逼得各地政府不断推出各种限购限贷措施。  贾康说,这种“打摆子”式的表现,再次说明过去这么多年的多轮调控主要是治标,而非有效治本。  那么怎么治本呢?“这就不是简单的政策调节。”贾康说,光讲楼市政策的话,放宽主要就是取消限购限贷,收紧就是恢复限购限贷。但光靠这个明显不够用。而治本就是要建立起制度框架,包括土地制度、投融资制度、住房制度,以及税收制度。  “房地产税不是可以像定海神针一招决定全局,但是它是制度建设中的一个必选项。税不是万能的,但该推进的时候你不推进就不行。”贾康说,此次中国房地产市场火爆给社会带来的阵痛和焦虑再次印证了治本需要在改革这个方向上攻坚克难。也就是要凝聚共识,加快房地产税立法推进改革,  他说,房地产税应该把与房地产有关所有的税费放在一起做一个系统的优化。而且必须得到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投融资制度改革的配套呼应。“这个过程中,必须要让人人讨厌的房地产税从无到有,你虽然讨厌他,但是从大局出发,长远出发,房地产税还是必须要有。放眼看去,世界上稍微现代的经济体,都建立起了住房保有环节的税收制度,中国这个坎迟早要过的,那么早一点考虑,争取不那么滞后,这也是一个应有的选择。”  房价过快上涨带来的一大焦虑是,很多人都炒房子去了,而不是安心做实业。对此,贾康说,这确实是目前大家很焦虑的问题,实际上,有一些地方政府很焦虑。“比如珠海,除了地王,面粉比面包贵,他们就很担心。本来珠海想发展好实业,但大家都炒房去了,谁还来发展实业?”  “所以光治标不解决问题,还得治本,治本才能改变大家的预期,让做实业的确实觉得有希望得市场的回报,而不是一股脑的去炒房。”贾康说。  本轮楼市发展的一大特点是,在一线城市和部分热点二线城市、环一线城市地区上涨的同时,广大三四五线城市及弱二线城市仍然处于持续低迷的状态,部分三四线城市由于人口外流,房价仍在持续下跌。这种格局之下,未来来自小城市和农村的青年要想在大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居所将可能变得越来越难。  对此,贾康认为,年轻人前途并不一定要到大城市去。以后年轻人需要在两个方面做药权衡,一方面,未来他们选择城市可能会更加理性考虑,即到底是在一线城市发展不得不承受那么高的房价,还是到三四线城市发展,可以比较从容的买个100平米的商品房居住。目前楼市调控存在治标不治本的问题,但即使治本了之后,仍然会存在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明显高于三四线的情况。  贾康说,另外一个权衡就是,假如年轻人下决心在一二线大城市城市发展,能否降低一个目标,比如我30岁以前不买房、而是租房,等到以后有条件再买呢?

    过去这个黄金周,20多个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密集出台收紧政策,让外界惊呼“楼市要变天了”,但在专家看来,目前楼市调控仍没有走出“打摆子”式的循环。  10月10日,第十三届中国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高峰论坛在广州召开,与会的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的联合专访时说,目前的楼市调控仍是治标而非治本,未来要治本就必须建立起包括房产税制度、住房制度、土地制度等制度框架。  “我有一个评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打摆子式’的。”贾康说,前一段时间大家还担心“冰火两重天”,“冰”这边的压力太大,好多三四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去库存压力那么大,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迅速发生转变,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房价快速上涨,逼得各地政府不断推出各种限购限贷措施。  贾康说,这种“打摆子”式的表现,再次说明过去这么多年的多轮调控主要是治标,而非有效治本。  那么怎么治本呢?“这就不是简单的政策调节。”贾康说,光讲楼市政策的话,放宽主要就是取消限购限贷,收紧就是恢复限购限贷。但光靠这个明显不够用。而治本就是要建立起制度框架,包括土地制度、投融资制度、住房制度,以及税收制度。  “房地产税不是可以像定海神针一招决定全局,但是它是制度建设中的一个必选项。税不是万能的,但该推进的时候你不推进就不行。”贾康说,此次中国房地产市场火爆给社会带来的阵痛和焦虑再次印证了治本需要在改革这个方向上攻坚克难。也就是要凝聚共识,加快房地产税立法推进改革,  他说,房地产税应该把与房地产有关所有的税费放在一起做一个系统的优化。而且必须得到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投融资制度改革的配套呼应。“这个过程中,必须要让人人讨厌的房地产税从无到有,你虽然讨厌他,但是从大局出发,长远出发,房地产税还是必须要有。放眼看去,世界上稍微现代的经济体,都建立起了住房保有环节的税收制度,中国这个坎迟早要过的,那么早一点考虑,争取不那么滞后,这也是一个应有的选择。”  房价过快上涨带来的一大焦虑是,很多人都炒房子去了,而不是安心做实业。对此,贾康说,这确实是目前大家很焦虑的问题,实际上,有一些地方政府很焦虑。“比如珠海,除了地王,面粉比面包贵,他们就很担心。本来珠海想发展好实业,但大家都炒房去了,谁还来发展实业?”  “所以光治标不解决问题,还得治本,治本才能改变大家的预期,让做实业的确实觉得有希望得市场的回报,而不是一股脑的去炒房。”贾康说。  本轮楼市发展的一大特点是,在一线城市和部分热点二线城市、环一线城市地区上涨的同时,广大三四五线城市及弱二线城市仍然处于持续低迷的状态,部分三四线城市由于人口外流,房价仍在持续下跌。这种格局之下,未来来自小城市和农村的青年要想在大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居所将可能变得越来越难。  对此,贾康认为,年轻人前途并不一定要到大城市去。以后年轻人需要在两个方面做药权衡,一方面,未来他们选择城市可能会更加理性考虑,即到底是在一线城市发展不得不承受那么高的房价,还是到三四线城市发展,可以比较从容的买个100平米的商品房居住。目前楼市调控存在治标不治本的问题,但即使治本了之后,仍然会存在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明显高于三四线的情况。  贾康说,另外一个权衡就是,假如年轻人下决心在一二线大城市城市发展,能否降低一个目标,比如我30岁以前不买房、而是租房,等到以后有条件再买呢?

    过去这个黄金周,20多个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密集出台收紧政策,让外界惊呼“楼市要变天了”,但在专家看来,目前楼市调控仍没有走出“打摆子”式的循环。  10月10日,第十三届中国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高峰论坛在广州召开,与会的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的联合专访时说,目前的楼市调控仍是治标而非治本,未来要治本就必须建立起包括房产税制度、住房制度、土地制度等制度框架。  “我有一个评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打摆子式’的。”贾康说,前一段时间大家还担心“冰火两重天”,“冰”这边的压力太大,好多三四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去库存压力那么大,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迅速发生转变,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房价快速上涨,逼得各地政府不断推出各种限购限贷措施。  贾康说,这种“打摆子”式的表现,再次说明过去这么多年的多轮调控主要是治标,而非有效治本。  那么怎么治本呢?“这就不是简单的政策调节。”贾康说,光讲楼市政策的话,放宽主要就是取消限购限贷,收紧就是恢复限购限贷。但光靠这个明显不够用。而治本就是要建立起制度框架,包括土地制度、投融资制度、住房制度,以及税收制度。  “房地产税不是可以像定海神针一招决定全局,但是它是制度建设中的一个必选项。税不是万能的,但该推进的时候你不推进就不行。”贾康说,此次中国房地产市场火爆给社会带来的阵痛和焦虑再次印证了治本需要在改革这个方向上攻坚克难。也就是要凝聚共识,加快房地产税立法推进改革,  他说,房地产税应该把与房地产有关所有的税费放在一起做一个系统的优化。而且必须得到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投融资制度改革的配套呼应。“这个过程中,必须要让人人讨厌的房地产税从无到有,你虽然讨厌他,但是从大局出发,长远出发,房地产税还是必须要有。放眼看去,世界上稍微现代的经济体,都建立起了住房保有环节的税收制度,中国这个坎迟早要过的,那么早一点考虑,争取不那么滞后,这也是一个应有的选择。”  房价过快上涨带来的一大焦虑是,很多人都炒房子去了,而不是安心做实业。对此,贾康说,这确实是目前大家很焦虑的问题,实际上,有一些地方政府很焦虑。“比如珠海,除了地王,面粉比面包贵,他们就很担心。本来珠海想发展好实业,但大家都炒房去了,谁还来发展实业?”  “所以光治标不解决问题,还得治本,治本才能改变大家的预期,让做实业的确实觉得有希望得市场的回报,而不是一股脑的去炒房。”贾康说。  本轮楼市发展的一大特点是,在一线城市和部分热点二线城市、环一线城市地区上涨的同时,广大三四五线城市及弱二线城市仍然处于持续低迷的状态,部分三四线城市由于人口外流,房价仍在持续下跌。这种格局之下,未来来自小城市和农村的青年要想在大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居所将可能变得越来越难。  对此,贾康认为,年轻人前途并不一定要到大城市去。以后年轻人需要在两个方面做药权衡,一方面,未来他们选择城市可能会更加理性考虑,即到底是在一线城市发展不得不承受那么高的房价,还是到三四线城市发展,可以比较从容的买个100平米的商品房居住。目前楼市调控存在治标不治本的问题,但即使治本了之后,仍然会存在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明显高于三四线的情况。  贾康说,另外一个权衡就是,假如年轻人下决心在一二线大城市城市发展,能否降低一个目标,比如我30岁以前不买房、而是租房,等到以后有条件再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