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_正文标题> - 皇冠娱乐城哪里的真人游戏好玩啊?
2017-03-27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当易建联怒脱李宁鞋退场的时候,现在的球迷都懵逼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世界各大体育联赛中,没有人见过任何一个职业球员曾经因为鞋子不合适而选择中途退场,但在CBA,这一幕却成为了中国篮球联赛职业化改革前夜的一场闹剧。  事情的起源其实也不复杂。李宁公司给了CBA联赛5年20亿的天价赞助合约,今年突然要求所有国内球员必须穿李宁球鞋出场,违者禁赛。  而易建联个人和耐克有天价代言合同,他脱鞋的理由是觉得,“李宁的鞋子不合脚,不舒服。”于是当中退赛打了CBA和李宁的脸。  也许会有读者问我小小琪,你个人对这事儿到底什么态度,我只能说无可奉告,可你们又要不高兴,那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一些人生的经验。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如果这事儿还停留在对错层面,那你就忽略了重点。  利益才是这场“破鞋”之争的核心。  耐克的“心机”  耐克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最早的时候,李宁其实允许“法外开恩”:个别球员如果想穿自己代言的品牌鞋,可以花“赎脚费”,每年30万到50万不等。大家其乐融融,有钱的交钱继续穿自己喜欢的品牌,没钱的旱涝保收,该咋样就咋样。  但和谐的场面并没有维持多久,耐克突然出手。  作为中国男篮的赞助商,耐克首先规定,所有球员以国家队名义参加里约奥运会时,只能穿耐克,即使把李宁出钱买特权也不行。  脆弱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了。作为反制手段,李宁决定今年在CBA联赛上也实行相同的政策:要么穿李宁,要么滚蛋。  于是今年7月,篮协就出台了这样一份规定。  这下子耐克瞬间懵了,发现自己搞了个大新闻。但为了赚钱,耐克又耍了一个小心机:  李宁啊,我俩也别闹了,我们做个资源置换。以后国家队比赛我不禁李宁的logo,联赛比赛你也不要禁耐克的logo,岂不美哉?  李宁的内心毫无波动,并向耐克抛去了一个白眼:国家队比赛都打完了你跟我置换,你早干嘛去了?!我呸!  没得谈了,那就打吧。  于是我们就看到开头的那一幕,易建联当中脱掉了李宁鞋,以退场抗议,让CBA和赞助商下不了台。  帽子扣得也很高:为了球员的个人健康。易建联还声泪俱下地说了一个故事:我以前穿错一双鞋,脚就发炎了。李宁鞋不是不好,但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但这件事的奇怪的地方就是,7月份出台规定的时候,为什么易建联不说,现在比赛刚开打就抱怨鞋不合脚,那7月份李宁叫你去做专属球鞋的时候你又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想跟李宁怼?  联想到很多CBA球员突然发微博抗议篮协的规定,很难令人不猜测这是耐克的一次公关行动。 (这个耐克的勾太特么显眼了,真当我们瞎么……)  事实上,这也不是耐克第一次怂恿球员怒怼赞助商的例子了。  2013年,德国球员格策踢得风生水起,被豪门拜仁招入麾下。一看格策曝光率直线上升,格策的赞助商耐克就使劲怂恿他在各种场合穿自己的品牌,尽管当时德国队的赞助商是阿迪达斯……  在同爱尔兰比赛前的一次训练时,格策穿着明显带有耐克标志的球袜。  格策当时给出的理由和易建联如出一辙:  我踝关节有伤,这双耐克特质的球袜可以保护踝关节……  不仅国家队的热点想蹭,就连联赛俱乐部的墙角也要挖。在格策和拜仁的签约仪式上,格策经纪人偷偷跟他说:  亲爱的你出汗了,换件衣服吧。  于是那个巨大的勾出现在了格策的身前。  很好,拜仁的赞助商也是阿迪达斯……于是阿迪被彻底惹毛了:格策你屡教不改,赔钱!  耐克乐呵呵地替格策交了罚款,但全世界却都因此记住了这两个勾。  为了眼球和流量,耐克真可谓是“不择手段”,我服。  篮协的“前科”  当然,易建联换球鞋这事儿,确实是耐克做得不地道,但篮协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  尽管篮协事后对易建联做出了禁赛一场的决定,但明显篮协以往的做法明显也有失偏颇。  比如,只准穿李宁鞋的规定,凭什么只对国内球员生效?CBA最为光灿耀眼的部分——外援,为什么可以穿自己的品牌呢?  马布里穿的361度怎么算?辽宁队的哈德森的中国乔丹怎么算?  都是给CBA打工,难道外援就可以高人一等吗?(当然从数据上来说,CBA的外援的确是高人一等……)  此外,作为CBA的主旋律,个人和集体的利益矛盾,篮协从来没有做得太好。强大如姚明者,也不止一次被篮协坑过。  在姚明的自传中,他曾经就说过一个故事:  我的梦想是中国的运动员能够被当作个人来对待。运动当然是为了国家,我不反对这一点。但是运动员也应该被允许从中受益。他应该能够自己决定去哪里打球以及怎样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如果一个球员想穿和队伍中其他球员不一样的鞋,他应该可以这样做。即使耐克赞助了国家队,我在2003年亚洲锦标赛上穿的还是锐步鞋。巴特尔与队伍里另外一名球员和阿迪达斯有合同,但是他们在国家队的时候还是得穿耐克鞋。我希望成为第一个不这样做的队员,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后面的队员们。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会一直对所有队员说:“姚明没有穿自己的鞋,为什么你们认为自己可以?”如果我不这样做,制鞋公司就不愿去和球员签约,他们只想与球队签约。但是如果我成功的话,也许他们不仅仅会花钱在明星球员身上,也会想让候补球员穿上他们的鞋子。我不需要这些钱,但我身后的其他球员也许需要。  我在中国将可口可乐告上法庭也是出于同样原因。他们签了一个合同付钱给中国队,但他们在收集者的瓶盖上使用了我的照片。可我已经和百事公司签了合同。这对中国的运动员来说是件新鲜事,但我明白不管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为我后面的球员开启或关闭大门。我只要求可口可乐赔偿一块钱,相当于大约12美分,因为我不需要他们的钱。我上了法庭,这样某条法律就会被通过,也许可以用来阻止可口可乐,或者其他公司再这么干。  ——《我的世界我的梦》姚明  姚明说得有理有据。篮协擅自用了姚明的肖像权卖钱,却没有给予姚明相应的待遇。如果当时姚明不挺身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其他人今后怎么办?  一句话“姚明都不用,你凭什么用”就够那些潜力股喝一壶了。  篮协也不善于谈判。今年4月,当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和篮协谈判争夺CBA运营权时,篮协态度非常坚决:全部否决,一点都不答应。  为此姚明也十分愤懑。  如何处理好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矛盾,篮协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大牌球员的“演技”  其实换鞋风波,只跟大牌球员有关,跟小球员的关系不大。小球员本身就是李宁赞助的受益者。当年安踏一年只赞助了CBA2000万,分给每个球队的钱也只有几百万。可自从李宁的加入,每个俱乐部都能分到1500万元,球员的薪水也大幅提高,对于那些没有个人合约的小球员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利好。  从这一点来说,CBA和篮协真的应该感谢李宁。  但问题是,篮协要坚决执行“金主”的意愿,那你干脆再坚决一点,后半场又把穿着耐克鞋的易建联放回来干什么?  大牌球员要演戏,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易建联你说为了个人健康,所以不穿李宁鞋,这个理由显然也不能令人信服。勇士核心球员汤普森穿的是中国安踏;闪电侠韦德穿的是中国李宁,马刺的帕克穿的是中国匹克……没有任何理论证明,穿国产球鞋一定比穿外国球鞋打得差,也有没有理论证明,穿国产专属定制球鞋受伤的概率也会更大。  世界上没有一双球鞋,一定会保证球员的健康。即使有,那也真的只是赞助商的说辞。  都是大人了,骗我感情可以,骗我钱绝对不行。有钱就说钱,怕什么?  商业故事再美好,也只是争夺市场的一出戏码。  任凭剧情再跌宕起伏,理智的消费者不会因为易建联的扔鞋离场而放弃韦德之道,也不会因为李宁是CBA的赞助商,就不穿自己喜爱的耐克或者阿迪。  说白了,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大家都为自己的利益而饰演不同的角色。区别无非在于,有的演员贵,有的演员便宜,有人演得深沉,有人演得差劲。谁认真,谁就输了。  这场22年以来震惊CBA的大戏,没有谁错,也根本没有谁对。  在现在这个时代,无人生还。

当易建联怒脱李宁鞋退场的时候,现在的球迷都懵逼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世界各大体育联赛中,没有人见过任何一个职业球员曾经因为鞋子不合适而选择中途退场,但在CBA,这一幕却成为了中国篮球联赛职业化改革前夜的一场闹剧。  事情的起源其实也不复杂。李宁公司给了CBA联赛5年20亿的天价赞助合约,今年突然要求所有国内球员必须穿李宁球鞋出场,违者禁赛。  而易建联个人和耐克有天价代言合同,他脱鞋的理由是觉得,“李宁的鞋子不合脚,不舒服。”于是当中退赛打了CBA和李宁的脸。  也许会有读者问我小小琪,你个人对这事儿到底什么态度,我只能说无可奉告,可你们又要不高兴,那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一些人生的经验。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如果这事儿还停留在对错层面,那你就忽略了重点。  利益才是这场“破鞋”之争的核心。  耐克的“心机”  耐克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最早的时候,李宁其实允许“法外开恩”:个别球员如果想穿自己代言的品牌鞋,可以花“赎脚费”,每年30万到50万不等。大家其乐融融,有钱的交钱继续穿自己喜欢的品牌,没钱的旱涝保收,该咋样就咋样。  但和谐的场面并没有维持多久,耐克突然出手。  作为中国男篮的赞助商,耐克首先规定,所有球员以国家队名义参加里约奥运会时,只能穿耐克,即使把李宁出钱买特权也不行。  脆弱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了。作为反制手段,李宁决定今年在CBA联赛上也实行相同的政策:要么穿李宁,要么滚蛋。  于是今年7月,篮协就出台了这样一份规定。  这下子耐克瞬间懵了,发现自己搞了个大新闻。但为了赚钱,耐克又耍了一个小心机:  李宁啊,我俩也别闹了,我们做个资源置换。以后国家队比赛我不禁李宁的logo,联赛比赛你也不要禁耐克的logo,岂不美哉?  李宁的内心毫无波动,并向耐克抛去了一个白眼:国家队比赛都打完了你跟我置换,你早干嘛去了?!我呸!  没得谈了,那就打吧。  于是我们就看到开头的那一幕,易建联当中脱掉了李宁鞋,以退场抗议,让CBA和赞助商下不了台。  帽子扣得也很高:为了球员的个人健康。易建联还声泪俱下地说了一个故事:我以前穿错一双鞋,脚就发炎了。李宁鞋不是不好,但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但这件事的奇怪的地方就是,7月份出台规定的时候,为什么易建联不说,现在比赛刚开打就抱怨鞋不合脚,那7月份李宁叫你去做专属球鞋的时候你又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想跟李宁怼?  联想到很多CBA球员突然发微博抗议篮协的规定,很难令人不猜测这是耐克的一次公关行动。 (这个耐克的勾太特么显眼了,真当我们瞎么……)  事实上,这也不是耐克第一次怂恿球员怒怼赞助商的例子了。  2013年,德国球员格策踢得风生水起,被豪门拜仁招入麾下。一看格策曝光率直线上升,格策的赞助商耐克就使劲怂恿他在各种场合穿自己的品牌,尽管当时德国队的赞助商是阿迪达斯……  在同爱尔兰比赛前的一次训练时,格策穿着明显带有耐克标志的球袜。  格策当时给出的理由和易建联如出一辙:  我踝关节有伤,这双耐克特质的球袜可以保护踝关节……  不仅国家队的热点想蹭,就连联赛俱乐部的墙角也要挖。在格策和拜仁的签约仪式上,格策经纪人偷偷跟他说:  亲爱的你出汗了,换件衣服吧。  于是那个巨大的勾出现在了格策的身前。  很好,拜仁的赞助商也是阿迪达斯……于是阿迪被彻底惹毛了:格策你屡教不改,赔钱!  耐克乐呵呵地替格策交了罚款,但全世界却都因此记住了这两个勾。  为了眼球和流量,耐克真可谓是“不择手段”,我服。  篮协的“前科”  当然,易建联换球鞋这事儿,确实是耐克做得不地道,但篮协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  尽管篮协事后对易建联做出了禁赛一场的决定,但明显篮协以往的做法明显也有失偏颇。  比如,只准穿李宁鞋的规定,凭什么只对国内球员生效?CBA最为光灿耀眼的部分——外援,为什么可以穿自己的品牌呢?  马布里穿的361度怎么算?辽宁队的哈德森的中国乔丹怎么算?  都是给CBA打工,难道外援就可以高人一等吗?(当然从数据上来说,CBA的外援的确是高人一等……)  此外,作为CBA的主旋律,个人和集体的利益矛盾,篮协从来没有做得太好。强大如姚明者,也不止一次被篮协坑过。  在姚明的自传中,他曾经就说过一个故事:  我的梦想是中国的运动员能够被当作个人来对待。运动当然是为了国家,我不反对这一点。但是运动员也应该被允许从中受益。他应该能够自己决定去哪里打球以及怎样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如果一个球员想穿和队伍中其他球员不一样的鞋,他应该可以这样做。即使耐克赞助了国家队,我在2003年亚洲锦标赛上穿的还是锐步鞋。巴特尔与队伍里另外一名球员和阿迪达斯有合同,但是他们在国家队的时候还是得穿耐克鞋。我希望成为第一个不这样做的队员,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后面的队员们。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会一直对所有队员说:“姚明没有穿自己的鞋,为什么你们认为自己可以?”如果我不这样做,制鞋公司就不愿去和球员签约,他们只想与球队签约。但是如果我成功的话,也许他们不仅仅会花钱在明星球员身上,也会想让候补球员穿上他们的鞋子。我不需要这些钱,但我身后的其他球员也许需要。  我在中国将可口可乐告上法庭也是出于同样原因。他们签了一个合同付钱给中国队,但他们在收集者的瓶盖上使用了我的照片。可我已经和百事公司签了合同。这对中国的运动员来说是件新鲜事,但我明白不管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为我后面的球员开启或关闭大门。我只要求可口可乐赔偿一块钱,相当于大约12美分,因为我不需要他们的钱。我上了法庭,这样某条法律就会被通过,也许可以用来阻止可口可乐,或者其他公司再这么干。  ——《我的世界我的梦》姚明  姚明说得有理有据。篮协擅自用了姚明的肖像权卖钱,却没有给予姚明相应的待遇。如果当时姚明不挺身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其他人今后怎么办?  一句话“姚明都不用,你凭什么用”就够那些潜力股喝一壶了。  篮协也不善于谈判。今年4月,当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和篮协谈判争夺CBA运营权时,篮协态度非常坚决:全部否决,一点都不答应。  为此姚明也十分愤懑。  如何处理好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矛盾,篮协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大牌球员的“演技”  其实换鞋风波,只跟大牌球员有关,跟小球员的关系不大。小球员本身就是李宁赞助的受益者。当年安踏一年只赞助了CBA2000万,分给每个球队的钱也只有几百万。可自从李宁的加入,每个俱乐部都能分到1500万元,球员的薪水也大幅提高,对于那些没有个人合约的小球员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利好。  从这一点来说,CBA和篮协真的应该感谢李宁。  但问题是,篮协要坚决执行“金主”的意愿,那你干脆再坚决一点,后半场又把穿着耐克鞋的易建联放回来干什么?  大牌球员要演戏,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易建联你说为了个人健康,所以不穿李宁鞋,这个理由显然也不能令人信服。勇士核心球员汤普森穿的是中国安踏;闪电侠韦德穿的是中国李宁,马刺的帕克穿的是中国匹克……没有任何理论证明,穿国产球鞋一定比穿外国球鞋打得差,也有没有理论证明,穿国产专属定制球鞋受伤的概率也会更大。  世界上没有一双球鞋,一定会保证球员的健康。即使有,那也真的只是赞助商的说辞。  都是大人了,骗我感情可以,骗我钱绝对不行。有钱就说钱,怕什么?  商业故事再美好,也只是争夺市场的一出戏码。  任凭剧情再跌宕起伏,理智的消费者不会因为易建联的扔鞋离场而放弃韦德之道,也不会因为李宁是CBA的赞助商,就不穿自己喜爱的耐克或者阿迪。  说白了,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大家都为自己的利益而饰演不同的角色。区别无非在于,有的演员贵,有的演员便宜,有人演得深沉,有人演得差劲。谁认真,谁就输了。  这场22年以来震惊CBA的大戏,没有谁错,也根本没有谁对。  在现在这个时代,无人生还。

当易建联怒脱李宁鞋退场的时候,现在的球迷都懵逼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世界各大体育联赛中,没有人见过任何一个职业球员曾经因为鞋子不合适而选择中途退场,但在CBA,这一幕却成为了中国篮球联赛职业化改革前夜的一场闹剧。  事情的起源其实也不复杂。李宁公司给了CBA联赛5年20亿的天价赞助合约,今年突然要求所有国内球员必须穿李宁球鞋出场,违者禁赛。  而易建联个人和耐克有天价代言合同,他脱鞋的理由是觉得,“李宁的鞋子不合脚,不舒服。”于是当中退赛打了CBA和李宁的脸。  也许会有读者问我小小琪,你个人对这事儿到底什么态度,我只能说无可奉告,可你们又要不高兴,那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一些人生的经验。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如果这事儿还停留在对错层面,那你就忽略了重点。  利益才是这场“破鞋”之争的核心。  耐克的“心机”  耐克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最早的时候,李宁其实允许“法外开恩”:个别球员如果想穿自己代言的品牌鞋,可以花“赎脚费”,每年30万到50万不等。大家其乐融融,有钱的交钱继续穿自己喜欢的品牌,没钱的旱涝保收,该咋样就咋样。  但和谐的场面并没有维持多久,耐克突然出手。  作为中国男篮的赞助商,耐克首先规定,所有球员以国家队名义参加里约奥运会时,只能穿耐克,即使把李宁出钱买特权也不行。  脆弱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了。作为反制手段,李宁决定今年在CBA联赛上也实行相同的政策:要么穿李宁,要么滚蛋。  于是今年7月,篮协就出台了这样一份规定。  这下子耐克瞬间懵了,发现自己搞了个大新闻。但为了赚钱,耐克又耍了一个小心机:  李宁啊,我俩也别闹了,我们做个资源置换。以后国家队比赛我不禁李宁的logo,联赛比赛你也不要禁耐克的logo,岂不美哉?  李宁的内心毫无波动,并向耐克抛去了一个白眼:国家队比赛都打完了你跟我置换,你早干嘛去了?!我呸!  没得谈了,那就打吧。  于是我们就看到开头的那一幕,易建联当中脱掉了李宁鞋,以退场抗议,让CBA和赞助商下不了台。  帽子扣得也很高:为了球员的个人健康。易建联还声泪俱下地说了一个故事:我以前穿错一双鞋,脚就发炎了。李宁鞋不是不好,但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但这件事的奇怪的地方就是,7月份出台规定的时候,为什么易建联不说,现在比赛刚开打就抱怨鞋不合脚,那7月份李宁叫你去做专属球鞋的时候你又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想跟李宁怼?  联想到很多CBA球员突然发微博抗议篮协的规定,很难令人不猜测这是耐克的一次公关行动。 (这个耐克的勾太特么显眼了,真当我们瞎么……)  事实上,这也不是耐克第一次怂恿球员怒怼赞助商的例子了。  2013年,德国球员格策踢得风生水起,被豪门拜仁招入麾下。一看格策曝光率直线上升,格策的赞助商耐克就使劲怂恿他在各种场合穿自己的品牌,尽管当时德国队的赞助商是阿迪达斯……  在同爱尔兰比赛前的一次训练时,格策穿着明显带有耐克标志的球袜。  格策当时给出的理由和易建联如出一辙:  我踝关节有伤,这双耐克特质的球袜可以保护踝关节……  不仅国家队的热点想蹭,就连联赛俱乐部的墙角也要挖。在格策和拜仁的签约仪式上,格策经纪人偷偷跟他说:  亲爱的你出汗了,换件衣服吧。  于是那个巨大的勾出现在了格策的身前。  很好,拜仁的赞助商也是阿迪达斯……于是阿迪被彻底惹毛了:格策你屡教不改,赔钱!  耐克乐呵呵地替格策交了罚款,但全世界却都因此记住了这两个勾。  为了眼球和流量,耐克真可谓是“不择手段”,我服。  篮协的“前科”  当然,易建联换球鞋这事儿,确实是耐克做得不地道,但篮协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  尽管篮协事后对易建联做出了禁赛一场的决定,但明显篮协以往的做法明显也有失偏颇。  比如,只准穿李宁鞋的规定,凭什么只对国内球员生效?CBA最为光灿耀眼的部分——外援,为什么可以穿自己的品牌呢?  马布里穿的361度怎么算?辽宁队的哈德森的中国乔丹怎么算?  都是给CBA打工,难道外援就可以高人一等吗?(当然从数据上来说,CBA的外援的确是高人一等……)  此外,作为CBA的主旋律,个人和集体的利益矛盾,篮协从来没有做得太好。强大如姚明者,也不止一次被篮协坑过。  在姚明的自传中,他曾经就说过一个故事:  我的梦想是中国的运动员能够被当作个人来对待。运动当然是为了国家,我不反对这一点。但是运动员也应该被允许从中受益。他应该能够自己决定去哪里打球以及怎样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如果一个球员想穿和队伍中其他球员不一样的鞋,他应该可以这样做。即使耐克赞助了国家队,我在2003年亚洲锦标赛上穿的还是锐步鞋。巴特尔与队伍里另外一名球员和阿迪达斯有合同,但是他们在国家队的时候还是得穿耐克鞋。我希望成为第一个不这样做的队员,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后面的队员们。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会一直对所有队员说:“姚明没有穿自己的鞋,为什么你们认为自己可以?”如果我不这样做,制鞋公司就不愿去和球员签约,他们只想与球队签约。但是如果我成功的话,也许他们不仅仅会花钱在明星球员身上,也会想让候补球员穿上他们的鞋子。我不需要这些钱,但我身后的其他球员也许需要。  我在中国将可口可乐告上法庭也是出于同样原因。他们签了一个合同付钱给中国队,但他们在收集者的瓶盖上使用了我的照片。可我已经和百事公司签了合同。这对中国的运动员来说是件新鲜事,但我明白不管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为我后面的球员开启或关闭大门。我只要求可口可乐赔偿一块钱,相当于大约12美分,因为我不需要他们的钱。我上了法庭,这样某条法律就会被通过,也许可以用来阻止可口可乐,或者其他公司再这么干。  ——《我的世界我的梦》姚明  姚明说得有理有据。篮协擅自用了姚明的肖像权卖钱,却没有给予姚明相应的待遇。如果当时姚明不挺身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其他人今后怎么办?  一句话“姚明都不用,你凭什么用”就够那些潜力股喝一壶了。  篮协也不善于谈判。今年4月,当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和篮协谈判争夺CBA运营权时,篮协态度非常坚决:全部否决,一点都不答应。  为此姚明也十分愤懑。  如何处理好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矛盾,篮协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大牌球员的“演技”  其实换鞋风波,只跟大牌球员有关,跟小球员的关系不大。小球员本身就是李宁赞助的受益者。当年安踏一年只赞助了CBA2000万,分给每个球队的钱也只有几百万。可自从李宁的加入,每个俱乐部都能分到1500万元,球员的薪水也大幅提高,对于那些没有个人合约的小球员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利好。  从这一点来说,CBA和篮协真的应该感谢李宁。  但问题是,篮协要坚决执行“金主”的意愿,那你干脆再坚决一点,后半场又把穿着耐克鞋的易建联放回来干什么?  大牌球员要演戏,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易建联你说为了个人健康,所以不穿李宁鞋,这个理由显然也不能令人信服。勇士核心球员汤普森穿的是中国安踏;闪电侠韦德穿的是中国李宁,马刺的帕克穿的是中国匹克……没有任何理论证明,穿国产球鞋一定比穿外国球鞋打得差,也有没有理论证明,穿国产专属定制球鞋受伤的概率也会更大。  世界上没有一双球鞋,一定会保证球员的健康。即使有,那也真的只是赞助商的说辞。  都是大人了,骗我感情可以,骗我钱绝对不行。有钱就说钱,怕什么?  商业故事再美好,也只是争夺市场的一出戏码。  任凭剧情再跌宕起伏,理智的消费者不会因为易建联的扔鞋离场而放弃韦德之道,也不会因为李宁是CBA的赞助商,就不穿自己喜爱的耐克或者阿迪。  说白了,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大家都为自己的利益而饰演不同的角色。区别无非在于,有的演员贵,有的演员便宜,有人演得深沉,有人演得差劲。谁认真,谁就输了。  这场22年以来震惊CBA的大戏,没有谁错,也根本没有谁对。  在现在这个时代,无人生还。

当易建联怒脱李宁鞋退场的时候,现在的球迷都懵逼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世界各大体育联赛中,没有人见过任何一个职业球员曾经因为鞋子不合适而选择中途退场,但在CBA,这一幕却成为了中国篮球联赛职业化改革前夜的一场闹剧。  事情的起源其实也不复杂。李宁公司给了CBA联赛5年20亿的天价赞助合约,今年突然要求所有国内球员必须穿李宁球鞋出场,违者禁赛。  而易建联个人和耐克有天价代言合同,他脱鞋的理由是觉得,“李宁的鞋子不合脚,不舒服。”于是当中退赛打了CBA和李宁的脸。  也许会有读者问我小小琪,你个人对这事儿到底什么态度,我只能说无可奉告,可你们又要不高兴,那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一些人生的经验。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如果这事儿还停留在对错层面,那你就忽略了重点。  利益才是这场“破鞋”之争的核心。  耐克的“心机”  耐克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最早的时候,李宁其实允许“法外开恩”:个别球员如果想穿自己代言的品牌鞋,可以花“赎脚费”,每年30万到50万不等。大家其乐融融,有钱的交钱继续穿自己喜欢的品牌,没钱的旱涝保收,该咋样就咋样。  但和谐的场面并没有维持多久,耐克突然出手。  作为中国男篮的赞助商,耐克首先规定,所有球员以国家队名义参加里约奥运会时,只能穿耐克,即使把李宁出钱买特权也不行。  脆弱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了。作为反制手段,李宁决定今年在CBA联赛上也实行相同的政策:要么穿李宁,要么滚蛋。  于是今年7月,篮协就出台了这样一份规定。  这下子耐克瞬间懵了,发现自己搞了个大新闻。但为了赚钱,耐克又耍了一个小心机:  李宁啊,我俩也别闹了,我们做个资源置换。以后国家队比赛我不禁李宁的logo,联赛比赛你也不要禁耐克的logo,岂不美哉?  李宁的内心毫无波动,并向耐克抛去了一个白眼:国家队比赛都打完了你跟我置换,你早干嘛去了?!我呸!  没得谈了,那就打吧。  于是我们就看到开头的那一幕,易建联当中脱掉了李宁鞋,以退场抗议,让CBA和赞助商下不了台。  帽子扣得也很高:为了球员的个人健康。易建联还声泪俱下地说了一个故事:我以前穿错一双鞋,脚就发炎了。李宁鞋不是不好,但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但这件事的奇怪的地方就是,7月份出台规定的时候,为什么易建联不说,现在比赛刚开打就抱怨鞋不合脚,那7月份李宁叫你去做专属球鞋的时候你又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想跟李宁怼?  联想到很多CBA球员突然发微博抗议篮协的规定,很难令人不猜测这是耐克的一次公关行动。 (这个耐克的勾太特么显眼了,真当我们瞎么……)  事实上,这也不是耐克第一次怂恿球员怒怼赞助商的例子了。  2013年,德国球员格策踢得风生水起,被豪门拜仁招入麾下。一看格策曝光率直线上升,格策的赞助商耐克就使劲怂恿他在各种场合穿自己的品牌,尽管当时德国队的赞助商是阿迪达斯……  在同爱尔兰比赛前的一次训练时,格策穿着明显带有耐克标志的球袜。  格策当时给出的理由和易建联如出一辙:  我踝关节有伤,这双耐克特质的球袜可以保护踝关节……  不仅国家队的热点想蹭,就连联赛俱乐部的墙角也要挖。在格策和拜仁的签约仪式上,格策经纪人偷偷跟他说:  亲爱的你出汗了,换件衣服吧。  于是那个巨大的勾出现在了格策的身前。  很好,拜仁的赞助商也是阿迪达斯……于是阿迪被彻底惹毛了:格策你屡教不改,赔钱!  耐克乐呵呵地替格策交了罚款,但全世界却都因此记住了这两个勾。  为了眼球和流量,耐克真可谓是“不择手段”,我服。  篮协的“前科”  当然,易建联换球鞋这事儿,确实是耐克做得不地道,但篮协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  尽管篮协事后对易建联做出了禁赛一场的决定,但明显篮协以往的做法明显也有失偏颇。  比如,只准穿李宁鞋的规定,凭什么只对国内球员生效?CBA最为光灿耀眼的部分——外援,为什么可以穿自己的品牌呢?  马布里穿的361度怎么算?辽宁队的哈德森的中国乔丹怎么算?  都是给CBA打工,难道外援就可以高人一等吗?(当然从数据上来说,CBA的外援的确是高人一等……)  此外,作为CBA的主旋律,个人和集体的利益矛盾,篮协从来没有做得太好。强大如姚明者,也不止一次被篮协坑过。  在姚明的自传中,他曾经就说过一个故事:  我的梦想是中国的运动员能够被当作个人来对待。运动当然是为了国家,我不反对这一点。但是运动员也应该被允许从中受益。他应该能够自己决定去哪里打球以及怎样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如果一个球员想穿和队伍中其他球员不一样的鞋,他应该可以这样做。即使耐克赞助了国家队,我在2003年亚洲锦标赛上穿的还是锐步鞋。巴特尔与队伍里另外一名球员和阿迪达斯有合同,但是他们在国家队的时候还是得穿耐克鞋。我希望成为第一个不这样做的队员,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后面的队员们。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会一直对所有队员说:“姚明没有穿自己的鞋,为什么你们认为自己可以?”如果我不这样做,制鞋公司就不愿去和球员签约,他们只想与球队签约。但是如果我成功的话,也许他们不仅仅会花钱在明星球员身上,也会想让候补球员穿上他们的鞋子。我不需要这些钱,但我身后的其他球员也许需要。  我在中国将可口可乐告上法庭也是出于同样原因。他们签了一个合同付钱给中国队,但他们在收集者的瓶盖上使用了我的照片。可我已经和百事公司签了合同。这对中国的运动员来说是件新鲜事,但我明白不管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为我后面的球员开启或关闭大门。我只要求可口可乐赔偿一块钱,相当于大约12美分,因为我不需要他们的钱。我上了法庭,这样某条法律就会被通过,也许可以用来阻止可口可乐,或者其他公司再这么干。  ——《我的世界我的梦》姚明  姚明说得有理有据。篮协擅自用了姚明的肖像权卖钱,却没有给予姚明相应的待遇。如果当时姚明不挺身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其他人今后怎么办?  一句话“姚明都不用,你凭什么用”就够那些潜力股喝一壶了。  篮协也不善于谈判。今年4月,当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和篮协谈判争夺CBA运营权时,篮协态度非常坚决:全部否决,一点都不答应。  为此姚明也十分愤懑。  如何处理好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矛盾,篮协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大牌球员的“演技”  其实换鞋风波,只跟大牌球员有关,跟小球员的关系不大。小球员本身就是李宁赞助的受益者。当年安踏一年只赞助了CBA2000万,分给每个球队的钱也只有几百万。可自从李宁的加入,每个俱乐部都能分到1500万元,球员的薪水也大幅提高,对于那些没有个人合约的小球员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利好。  从这一点来说,CBA和篮协真的应该感谢李宁。  但问题是,篮协要坚决执行“金主”的意愿,那你干脆再坚决一点,后半场又把穿着耐克鞋的易建联放回来干什么?  大牌球员要演戏,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易建联你说为了个人健康,所以不穿李宁鞋,这个理由显然也不能令人信服。勇士核心球员汤普森穿的是中国安踏;闪电侠韦德穿的是中国李宁,马刺的帕克穿的是中国匹克……没有任何理论证明,穿国产球鞋一定比穿外国球鞋打得差,也有没有理论证明,穿国产专属定制球鞋受伤的概率也会更大。  世界上没有一双球鞋,一定会保证球员的健康。即使有,那也真的只是赞助商的说辞。  都是大人了,骗我感情可以,骗我钱绝对不行。有钱就说钱,怕什么?  商业故事再美好,也只是争夺市场的一出戏码。  任凭剧情再跌宕起伏,理智的消费者不会因为易建联的扔鞋离场而放弃韦德之道,也不会因为李宁是CBA的赞助商,就不穿自己喜爱的耐克或者阿迪。  说白了,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大家都为自己的利益而饰演不同的角色。区别无非在于,有的演员贵,有的演员便宜,有人演得深沉,有人演得差劲。谁认真,谁就输了。  这场22年以来震惊CBA的大戏,没有谁错,也根本没有谁对。  在现在这个时代,无人生还。

易建联怒怼国产球鞋的执着 普通人根本不会懂

易建联怒怼国产球鞋的执着 普通人根本不会懂

易建联怒怼国产球鞋的执着 普通人根本不会懂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